????原来经过那晚那场梦之后她的脑袋里就一直存在一个念头:自己当年生下的女儿可能根本就没有死,她一定还活着!

????想当年医生跟她说孩子生下来不久就死了,她受不了打击晕了过去,等她在医院熬过一周后又得知了林柏杨有未婚妻的消息,这一连串的打击简直将她打入了万古不劫的地狱,她去找林柏杨但是连林家门都进不了。

????林柏杨从此就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样,学校的工作也没来上了,再也没有音讯了,有人说他被他父母押送到另一个城市去了,后来又有人说他被迫到国外去了。

????总之,就从她生孩子那天晚上起到现在,林柏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有了这样惨痛的经历她在m阳默默忍痛过了十年,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而家里人也正处于自顾不暇的状态,根本管不着她。

????然后又是大文化运动,家里的人都在遭受各种不公平的待遇,更没能力顾及她,她就一直默默地待在了m阳这个城市里,大文化运动结束后她才离开了这里,调到了c都。

????可是孩子真的还活在这世上吗?

????……

????又去柏树村走了一遭的贾二妹回到了家里,浑身都是黄土,累得连澡都懒得洗了,瘫坐在一张躺椅上歇气。

????她今天去考察人家的西瓜地了,天气热,又是骑着自行车回来的。

????没有去基地家里等向国强,因为她不想和邗雪梅碰面,听说基地家属那边因为房子分配的问题正在闹矛盾,很多家属对黎伟才调来就分到那么大套房子而不满。

????前面说了这边基地因为紧挨着市区所以随队家属多,凡是能办随队的基本都办来了,没条件的也削尖了脑袋往这边靠。

????按理说黎伟是军医肯定有资格分房子的,但是他毕竟资格浅,又是刚调来的,分到这么大一套住房很明显的就是仗着有背景了。

????可是这些人又不能拿人家怎么样,也就只有在私底下议论纷纷了。

????有些人知道黎医生靠山硬,而且又是医生,是属于特别照顾人员,再非议也没法,便将非议挑到了贾二弟头上去了。

????贾二弟现在只是个小分队长{连长},还没有资格将家属办随队,更没资格分房子,只能住宿舍,但因为夏琼英不愿意跟贾二弟分开,自己又要带年幼的儿子,于是房产科的人便给他们安排了一套鸳鸯楼的房子住进去。

????房产科的人这样做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巴结向国强,因为向国强是这里的领导嘛,但向国强一向都不管这些事的,就这么下去吧,直到某一天偶然听到了别人说他给自己的妻弟走后门分福利才知道这事。

????为了堵住那些背后嚼舌头的人的嘴,向国强干脆叫贾二弟仍旧住回宿舍去,又让夏琼英带着孩子搬到他们x安这边家里来住了。

????为这事贾二妹还跟向国强有些赌气,她说:“不就是个鸳鸯楼房子吗,二弟他好歹也是从援关回来的人,本就应该受到特殊照顾的,那个黎伟从边关一调回来还住上了带院子的房子呢,他们为啥不去闹?”

????“算了,咱是领导,让别人抓着这一点来说事总是影响不好吧,再说咱家房子这么宽,何苦要让万民他们去挤基地那个小房子呢?”向国强说。

????“人家现在孩子小,就想夫妻在一起共同照顾孩子,这也不过分啊,你以为是你,就你觉悟高!”贾二妹白眼他一个说。

????再说,现在家里人太多了,夏琼英母子一搬过来家里的房间安排上又做了调整,以前她跟暖暖两个住一个房间那是因为那是她还没生孩子,现在有孩子了,一岁多的孩子又正是最闹腾的时候,暖暖是个学生,平时的功课也重,不能影响她看书学习啊。

????小尾巴有洁癖,他的房间不能动,白翠花那间房周末时张小军要回来住,只能将夏琼英母子暂时安排住在阳阳和小乔子的房间里,他们现在不是去少林寺了吗,等他们回来再做调整。

????算了,算了,懒得说了,向国强这个领导觉悟高!

????就因这事贾二妹也懒得过去了。

????“二姐,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啊?”夏琼英刚好给儿子洗了个澡哄了他睡下后出来了,见到她躺在椅子上便问。

????“是了,外面太阳太大了,热得很。”贾二妹眯着眼睛答到。

????“二姐,你去基地那边没有?”夏琼英端着一盆儿子的衣服过来坐在了一边,一边搓洗着一把问。

????“没去,懒得去。”

????夏琼英抿嘴儿一笑,说到:“我跟你说个有趣的事吧……”还未说起来,夏琼英先就吃吃吃地笑起来了,大有止不住笑的意思。

????“啥事啊,你笑成这样?”贾二妹睁开眼睛脑袋偏向她问。

????“那还不就是我搬家那天的事吗……”夏琼英止住笑说,“你说吧,跟我们在鸳鸯楼里一起住着的那家嘛,她男人是个文职干部,斯斯文文的,感觉就是太文绉绉了,啥事都不争不吵,现在也是个队长了{团长},可是还跟人挤在鸳鸯楼里住,不就是因为太过斯文和没有背景吗?按说邗雪梅现在住到的那房子怎么着他们也有资格去分吧,可是……”

????夏琼英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

????“你就是为这个笑得合不拢嘴?”贾二妹表示不信。

????夏琼英忙摆头道:“不是笑他这些,而是笑他老婆小猴子妈,小猴子妈说起来也算是个利索人,很聪明的样子,每天都在埋怨她男人,说她男人太会忍让,还好只是个文职干部,要是带兵打仗的话肯定上阵第一时间就被挂!我就跟她说让她去找房产科的科长闹,听说她那天抱着孩子还真把科长堵住了,把科长撵得到处跑,想想就解气。”

????是啊,自己被人撵出了鸳鸯楼没处出气,怂恿着别人去闹闹也算跟着出口气吧。

????“你别怂恿她来我家堵门吃饭哈!”贾二妹说。

????“咋能呢?咱姐夫又不管这些事,安排家属住房的事是房产科,那个科长就是个趋炎附势的马屁精,要是咱姐夫跟她说把那套房子给我们住,他肯定毫不迟疑就会答应……”

????“别,别,你千万别跟你姐夫找事,就你们起先住在鸳鸯楼里就已经让底下那些长舌妇说三道四搬弄是非了!”贾二妹忙说。

????“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说说打个比方而已,我只是说邗雪梅那房子本身就应该分给像小猴子家,人家好歹也是团级了,而且一家四口挤在一间屋子里,小儿子才五个月大,你说这样子挤着恼火不?连我看着都替他们抱不平!”夏琼英说:“哎,这就是男人撑不起啊,把老婆娃娃随队来也是跟着受罪!”

????“算了,管不着那么多,这社会上不公平的事太多了,咱们也没那么多能力打抱不平,只求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贾二妹平静无波地说。

????“是啊,我也就只是说说而已。”夏琼英说,不说这个问题了,她是个聪明人,怕说多了引起误会,误会她对姐夫不满,于是她转了一个话题说:“二姐,你说小弟结婚我们送什么呢?”

????“我是少不得要操心一些的,我是姐姐嘛,你们看着办就行了。”贾二妹说。

????“我想着买东西也不现实,咱这么远也难得拿,我就想着给他们送一百块钱的礼金就行了。”夏琼英说:“你说一百块钱应该合适了吧?”

????“合适了,一百块钱已经是大礼了。”贾二妹说。

????这年月老家农村那边的红白喜事送礼一般都是六块、八块、十块的,一百块钱已经算是很大很大的礼了。

????贾二妹想着之前大弟结婚时自己给他们买了一块手表还因为阳阳那小子把手表摔磕了一点而闹得不愉快,这次小弟结婚她也不想给他们买礼物了,就送两百块钱吧。8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6_63071/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