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一边上楼一边仍然在苦思对策。

  她的心情很沉重。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把这个情况向上级汇报,由清维部队来清缴这些吹不得打不得的怪物了。

  想要出气、想要报仇总得有命在不是?

  但是那样一来,他们不但错失一次报仇的机会,还白白浪费了一次团队的世界任务,他们并没有调查处这个世界规则紊乱灵力异常的根由所在,如果就这么退出的话,只能算任务失败,什么都拿不到。

  不过好在事先曾经交涉过,这次任务不存在失败扣除一半个人数值的惩罚,总算是让大家心里好受一些,可是一想到身中怨魂珠且被林夕重伤的云梦萝趁此机会躲过一劫,下次再想出这口恶气又不知要等到哪年哪月,所有人的心情都坏到了极点。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林夕就发现了自己其实现在很紧张。

  她从来没有这样过。

  面对这样诡异的敌人,她不但完全没有制胜的把握,甚至害怕自己会一不小心露出破绽影响到整个团队任务进程。

  沙碧娜究竟对他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林夕不得而知,但是自从发生捉奸事件以后沙碧娜只要下班就回一遍遍给林夕打电话要她回家,今天甚至打了两次。

  真像是一个努力挽救家庭、非常紧张自己出轨老公的妻子啊!

  如果不是之前两个人各自都有长达十年互不干涉的出轨对象,如果不是那张令人震撼到无以复加的人皮,林夕可能都会相信这是真的了。

  拿出钥匙打开门,林夕努力维持自己日常面对沙碧娜的那张冷漠的脸。

  可是一想到在这完全看不出与普通人有何不同的苍白的皮肤下面,只是一滩诡异的水;一想到之前那张干瘪而毫无光泽的人皮;一想到那只灰色的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珠,而自己曾经跟这样的一只怪物呆在一个屋子里,甚至曾经在同一张床上,林夕都觉得她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出发之前大家还言笑晏晏,感觉这就是曲九霄为了他们争取到的一次复仇之旅,因为本次任务不存在失败,最多是没有奖励而已。

  而对方的队伍里面,实力最为强悍的云狐狸不久前被林夕砍伤到本魂源变成全队最弱的一个,那绝对不是吃几颗【大魂丹】就能弥补回来的伤势。

  因为醍醐事先的警告,即便手眼通天如五胖子,也不敢帮助自己的女人去寻求任何外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算是被强制性进了任务。

  所以对于本次任务,每个人都很乐观。

  事实上,直到乜邪发给大家参观那张人皮之前,每个人都还是很乐观的,反正不管过程如何曲折,最后两支队伍终有一战,而胜利不出意外的话将会属于他们所有。

  谁又能想到,他们努力争取到的这场战斗很可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林夕是真的不甘心。

  她从来都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这一口恶气令她如鲠在喉,这一对贱人的存在如芒在背。

  在这个团队里面,严格来说真正跟云梦萝仇深似海的,只有她跟阿梨,队友们其实是为了帮她们两个剪除敌人,也是为了给她们以及上次特殊任务被坑的王洁和宁凝出一口恶气。

  他们都是一群为了自己的朋友敢去跟五胖子这样的区长正面硬扛的傻子,一群可爱的傻子。

  林夕眼眶有点潮,不行就放弃吧,总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怨拖着队友去陪葬吧?

  她这样想着,忽然识海出现了一条阿梨发过来的消息:“这次不行就算了,以后咱们总有机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给阿梨回了个简单的“嗯”,林夕心中憋闷之余也觉得有些欣慰,那个冲动莽撞,桀骜到就算是面对御子离这样的大佬也不肯轻易低头的阿梨已经长大了,不愧是跟自己一同成长起来的好友,连想法都是同步的。

  整个晚上林夕都是恹恹的,开着电视,新闻里又是各种打架斗殴,跳楼纵火,总之满屏幕都是铺天盖地的负面信息。

  她甚至没有心情去修炼二十段锦,这在林夕的任务生涯里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林夕只是木然躺在沙发上。

  窗外,那种曾经见过的血色再一次出现在最小最亮的月亮上。

  卧室里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沙碧娜“咚咚咚”的脚步声冲到阳台上,接着是她打开窗户的声音,然后是她怒气冲冲的咒骂声。

  林夕不由得心中一动。

  她隐约好像看过四次这种血色月亮,每一次沙碧娜都会不可抑制的暴跳如雷。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血色月亮代表着什么?而沙碧娜又为什么总是在这个时候情绪失控?

  她能不能顺着这些线索找到沙碧娜的致命弱点所在?

  满脑袋问号的林夕在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突然接到宁凝的群发消息:“我们三个将尽量使用领域压制,大家在战斗时用精神力包裹住全身防止那东西无孔不入,速战速决。如果实在事不可为,大家切记不可恋战,直接用免死券回去,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有狐狸杀。”

  于小鱼、乜邪、笑湖戈……

  很快,所有队友对于这一方案全票通过。

  显然,这个晚上谁都没有睡觉,所有队友们都在为了能留在这个任务里面,为了能让林夕不要一个人独自面对这种危险而从世界各地四面八方连夜赶来。

  林夕悄悄触摸了一下识别水晶,立刻看到上面八个绿色的小圆点在一点点以她所处方位为中心汇聚而来。

  她的心似乎被一团金丝绒托着,又软又暖,之前的忐忑和憋闷全都一扫而空。

  拥有这样的队友,就算她一直都不能找云梦萝报仇,林夕也不再难过了,他们任何一个,都抵得过十个百个云梦萝!

  因为他们不仅仅是队友,这还是一个温暖的家!

  “喵呜,林夕你好骚啊,窗帘竟然是粉色的。”

  是小林?

  是了,他一定是发动了秘法,之前救乜邪小林也是这样第一时间赶到的。

  小林这是在让自己安心吧。

  不知道多少次看见这家伙懒洋洋躺在藤质的吊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可是这一刻林夕却是那样想要看见他的身影。

  骤然起身站在客厅的窗前,林夕在不算太黑的夜色中,看见了那一团小小的黑色的身影!

  喵!

  PS:感谢书评活动,感谢大家的积极参与!获奖名单稍后公布,不要太骄傲,几乎人人都有份(T▽T)

  书客居阅读网址: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6_61407/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