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弟弟啊,咱们小声一点儿!”

  “嗯嗯,妈妈,觉觉了!”

  “别吵到妈妈。”

  “嘘……”

  迷迷糊糊的,林晓花觉得孩子们特别贴心。

  没有什么比清闲的冬日里一个慵懒的午睡更让人舒坦了。

  翻了个身,林晓花准备继续睡。

  结果就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幼稚道:“吵醒了妈妈肯定就不让我们玩了,妈妈可凶了。”

  林晓花:“……”

  说好的体贴的天使宝宝呢?

  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林晓花刚要起来好好跟孩子们理论一下关于妈妈可凶了的事儿,结果救星来了。

  “乖了,出去玩儿,妈妈照顾你吗很辛苦的。”

  楚天南把四小只哄走了,就来炕边骚扰自家媳妇。

  “睡了快一个小时了,再不起来一会儿又该头疼了。”

  林晓花咕哝了一声“吵”,蒙上被子准备继续睡。

  结果就被楚天南从被窝里捉了出来。

  还没等她起床气发作,太阳穴两边就被按上了手指。

  所有的利爪一瞬间都收了起来,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儿,林晓花打了个哈欠,又昏昏欲睡的。

  “你说咱家孩子多懂事儿,刚刚看到大姑他们走了,还跟说再见了。”

  林晓花一下子精神了。

  “大姑回去了?”

  肯定是因为之前甄云凤和三婶儿打仗的事儿。

  “嗯,我看到爹和娘还在后面劝了大姑几句,不过……”

  楚天南想到丈母娘看自己的眼神,摸了摸鼻子。

  他也是无辜的好不好?

  天地良心,他跟那个甄云凤之前连话都没说过的。

  林晓花却没有注意到楚天南的欲言又止。

  “咱们收拾收拾,回家。”

  今儿本来就是要回娘家的,结果楚二眼睛受伤了,他们才临时跑回来。

  楚天南想到老丈母娘的态度,有点儿打怵。

  不过他要是敢不回去,怕是更不好解释了。

  “那你起来收拾一下,我去给孩子们穿衣服。”

  楚天南就这点好,只要他在家,家务事就被分担了一大半。

  在这一点上,楚天南就大男子主义的认为,他是男人,就应该把所有事儿都承担起来。

  林晓花简直爱死了楚天南的“大男子主义”。

  “妈妈,妈妈,抱抱!”

  等林晓花收拾好了,在楚天南怀里的楚小四儿就不干了。

  挣扎着要妈妈抱。

  楚天南都纳闷了。

  按理说他在家里还是很有孩子缘儿的。

  结果每次他媳妇,或者是尊上一露面,这些孩子有一个算一个,肯定都缠着他们俩。

  有时候他就安慰自己,尊上那是“骨骼清奇”他比不得。

  可是他家媳妇?

  好吧,他家媳妇也不是一般人。

  有时候楚天南就会冒出一种“我楚天南何德何能”的错觉来。

  然后就变成了莫名的满足。

  艾玛,老父亲的心态伤不起的说。

  “在那傻笑什么呢?”

  林晓花斜昵了他一眼。

  “闺女眼睛还肿着呢。”

  楚天南一把抱起闺女。

  “爸爸抱着你。”

  至于俩大点儿的儿子,一下子就被冷漠了。

  不过人家小哥俩好得很,互相牵着手在一起咬耳朵。

  林晓花隐隐听到他们念叨着“妈妈应该没听到吧”之类的话,顿时黑了脸。

  这几个熊孩子,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背后数落她的账回头再算!

  不同于他们一家的和谐,林家这边气氛可不大好。

  林家老太太在抹眼泪。

  闺女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结果外孙女被儿媳妇打了,要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可是……

  王宝珍从不是个吃素的,她脸上被挠了,好几道檩子,看着就触目惊心的。

  她故意不收拾,披头散发的坐在炕梢骂。

  “就没见过这样的狼崽子,从小就在这长大。

  现在可好,大过年的过来打长辈。

  怪不得离婚了,就这样的,摊上谁家,那是谁家倒霉。

  好好的不学还学人家惦记别人家的男人。

  这要是她惦记旁人家的我就不说啥了。

  二花的男人她也惦记。

  不要脸的玩意儿,我说她两句。

  这家伙被我戳穿了就来打我。

  臭不要脸的玩意儿……当自己啥好玩意儿呢,我就说老甄家没一个好东西……”

  王宝珍仗着自己站住道理了,根本不怕。

  就像是没看到老两口愈发难看的脸色,啥话都敢说。

  瞥了一眼二房两口子的黑脸,王宝珍心里得意。

  瞅瞅,关键时候还得她吧。

  她这可是帮着林晓花出头,二房不得感激她啊。

  到时候那好处,还能跑了他们家?

  王宝珍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

  大姑姐一家好几年不回来过年了,这一次特意过来,还让老爷子把他们两家都留下,那目的太明显了。

  这好处他们家还没占够呢,可不想让旁人占了。

  “行了,你闭嘴吧!”

  说话的是林有钱。

  这个窝囊的男人,许是真的有钱了,腰杆子也硬了。

  王宝珍张了张嘴,到底没敢再说什么。

  只是嘀咕了一句。

  “我又没说错。”

  见没有人说她,忍不住又嘟囔道:

  “二花从小就稀罕楚天南,村里谁不知道。

  人家两口子日子过得好好的。

  那云凤在二哥家院子里就撩拨天南,还打伤了楚二,二花不定咋恨他们呢。

  还有脸说我挑拨?

  我可没打人家孩子。”

  一直没开口的老爷子猛地戳了一下棍子,砰砰响。

  谁也不知道向来莽的老爷子今儿为什么这么安静。

  王宝珍心里其实也是打怵的。

  按理说大过年的发生这种事儿,以老爷子的脾气早就应该火了。

  结果现在还这么安静。

  总觉得老爷子在憋大招。

  “二丫头让云凤给打了?”

  这事儿林恩德还是头一次听说。

  看着平静,可是实际上熟悉老爷子的都知道,这老头又要发火了。

  王宝珍吓得一缩脖子。

  她从来都是个欺软怕硬的,就往林有钱身后躲。

  在村里挨过老公公打的,她怕是头一份。

  林家老太太也不哭了,着急忙慌道:

  “那孩子咋样了?”

  再心疼闺女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老人其实多数都是隔辈亲。

  林老太太也不例外。

  之前林晓花一家着急忙慌的走了,老太太还以为是因为甄云凤撩拨楚天南的缘故惹了孙女生气。

  没曾想还有这么一码事儿。

  :。: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6_61370/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