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我看这段插话之前,它似乎影响到了傅天卓的矫揉造作,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

????杨觉得自己仍然在给对方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他摇了摇头,急切地望着傅天卓求知。傅天卓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咧开嘴笑了。

????“每一块只能带来两百份贡献,而每一份贡献都可以换来一百块灵性之石,而要提高最初修行的速度,只需要十颗灵性之石。”

????“然后你想看看,导师的名额越少,学生越少,贡献就越大。如果有更多的地方和更多的门徒,那么200个贡献度是不够的。有些学生很幸运,每年有20个贡献学位。这是坏运气。谢天谢地,每年十点钟。”

????“所以,林思敏答应每年给我100笔捐款,这真的占了她配额的一半。”

????听到这里,杨先生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想着。

????但是,傅天卓却满脸通红,他认为孟阳已经被他的话或他的想法所启发,于是更加努力地说话。他们一直都去餐厅。傅天卓没有住嘴。

????虽然他的嘴又干又裂,但他还是不停地说话。

????孟阳已经习惯了这半个世界。特别是当他得知内门不是随机分布的时候,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甚至预言在钱元宗和袁宗的大部分时间里,傅天卓的唧唧喳喳的声音将伴随他很长一段时间。

????“认识你半天了,还没时间问你今年多大?”

????傅天卓放下汤碗,捏了捏手指仔细计算。然后他认真地说:“十九!”

????孟杨既震惊又好奇。“你为什么问你的年龄?”你要数吗?”

????“我以前在家练习过,我记不清楚了,但大约19年前,你呢?”

????“十……”孟杨会下意识地说出17个字,但一想到傅天卓的性格,指的是弟弟,弟弟可能会拼命尖叫,电光火燎的时候,惊慌失措地赶到:“咳,就像你一样。”

????“你看,就是他,林家蒙阳,中间有一块凝固的骨头,这绝对是我们今年的倒数第二颗。”

????“就是那个浑身都是钻洞的衣服,表情有点扁平的人。”

????“他旁边那个穿红衣服的贵妇人是谁?”

????不知不觉中,饭堂里的弟子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目光落在了孟阳身上。

????杨一开始还好,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但是一旦有了更多的人,他就担心该怎么办。

????现在他大腿内侧发痒。他不敢抓自己的腿,怕被人腐蚀。

????相反,傅天卓是慷慨大方的,就像一个害羞的女子谁已经关闭了月亮。吃饭前,他狼吞虎咽地吃完饭。现在,当有更多的人的时候,他慢慢地嚼着头,甚至吃着馒头,他有一种吃龙肉的高贵感觉。

????你说你是个男人,仅此而已。你刚穿了件红裙子。长江长得很快。

????从孟阳开始,讨论的焦点立刻转移到两个人身上,即使他们的眼神奇怪而暧阿昧。

????不幸的是,傅天卓并不知道自己终于被眼前自己的狂喜所吸引,并越来越努力地工作。

????那对聪明的眼睛突然转过身来,疯狂地瞪着蒙阳,蒙阳的脸呆滞无光。

????正在收拾食物的杨伯伯一时间没有反应,他非常着急,傅天卓想要举起桌子,当场动手打人。

????在我心里,我觉得你孟阳也是一个体贴的人。我是如此显眼,以至于我无法看穿你,无法假装成你。

????既然你不想说,就不要怪我我傅天卓推动了潮流。

????定睛一看,傅天卓突然拍了拍桌子,站起身来喝了起来:“孟阳,你是千元宗的老二弟子,中间有块结块的骨头,竟敢拿我的傅家,和傅天卓决一死战?”

????这一声怒吼不仅吓坏了孟阳,也吓坏了正在暗中观看的其他人。

????以前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的人寻找声音。

????当你看到一个英俊的红袍青年站在那里,双手搭在肩膀上,用嘴指着一个穿了洞的束腰外衣的青年时,舆论又回来了,并逐渐吸引了食堂里所有学生的目光。

????孟阳仍然惊呆了,看到傅天卓绝望地眨着眼睛看着他,感到有点羞愧和尴尬。

????他早就知道自己想为傅天卓的想法疯狂,但孟阳怎么会不舒服呢?别人说这是误会,孟阳可以不予理会,但傅天卓却加入了这热闹的权利。

????孟杨站起来回望了一眼,咬紧牙关说:“是你,傅家的天才弟子,外号傅天卓,就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

????说到这里,杨孟神清气爽,为了实现傅天卓的梦想,他继续呐喊。

????“我听说你是个身强力壮的人,走了半步路,开了三朵花。为什么挑战我?”

????看到孟阳的开口,傅天卓也笑了,但听了孟阳给他起的外号,就像被五雷轰顶,几乎有一股血涌了出来,连说什么话,都被电流完全打穿了全身。

????“听着,我要说那个人是倒数第二名。他叫孟阳。我记得这张。”

????“穿红衣服的傅天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傅家的人也不太记得了。”

????“不管你管不管傅家,都是一家之主。这家人走了半步就聚到了一起,开了三朵花。对于今年的领的导人来说,他绝对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我记得倒数第二名孟阳和红衣女子傅天卓。”

????“我也是…”

????听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红眼的傅天卓盯着孟阳,悲喜交加,心如刀割。

????我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气,那裹在红色衣服下的美丽优雅的身躯,以及棱角分明的脸庞和肌肤都在颤抖。

????“那些能被我的傅天卓挑战的人不是普通人。孟阳的境界虽然只在骨架中间,但它的力量,即使它是半步三花的高手,也不敢说它能百分之百打败你。”

????为了报复孟阳,傅天卓郑重地说:“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仅是我,还有今年所有有天赋的弟子,都不能完全肯定能打败你。”

????这就像一颗陨石撞击在茫茫人海中,产生巨大的波浪,以及无数的呼吸冰冷的声音。

????此刻,没有人怀疑傅天卓的真实性。他可以用半步的力量和三朵花的聚集来保证即使是假的,旁观者听到这些话会觉得孟阳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最重要的是,如果傅天舟的话真的落入这些家庭的天才的耳朵里,他不能让这些天才不再有思想实践,来孟阳每一天,然后他也实践技能的屁,屁的继承,学习和每天玩这个平台。

????“尼玛,你这个善良的小偷夫人傅天卓,在船上伤害了我,现在又把我踢进水里,真的是当我被孟阳欺负的时候!”谁不会胡言乱语?快来接我。”

????孟杨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抬起头来,微笑着,挥动着洞里的袖子,然后说:“那我的孟杨呢?”这不是内门的倒数第二个强度,但是你的红娘子傅天卓不一样。内门天才是去年钱元宗家的天才。他们不是你红衣女郎的敌人。你,傅天卓,是今年世界上最值得拥有的人。

????傅天卓的眼睛突了出来,突然觉得不对劲。他喊道:“你和孟阳不一样。他们秘密地试图压制自己的真实力量。事实上,这个领域已经被提升到了初级阶段。”

????“最初的情况下?

????听到这三个字,弟子睁大眼睛和小眼睛环顾四周,不敢相信自己呼吸沉重。

????。6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6_21182/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