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能够帮你的吗?”

????孟晓缓缓蹲下,双手扶着木质的牢房围栏,在牢房之中是一名失去了整条左臂的乞丐。说他是乞丐不过是因为他的衣服够脏够破,而且披头散发的样子要说不是都没人信。不过看那眼中偶尔闪过的精芒,这应该也是乞丐中的头面人物。

????“滚!”

????嗯,还是一个很骄傲的乞丐!

????孟晓挑了挑眉头,转头向外面瞧了一眼,这里是一处山寨,是那些土匪的据点。不得不说,跟踪一群傻乎乎的山贼强盗实在没有什么挑战性,谨慎过度的孟晓甚至还特意等到天黑了才潜入山寨,结果仅仅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找到了牢房中的这人。

????“你很聪明,估计御林军的人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你竟然会藏在山贼窝里!”孟晓在牢房之外缓缓坐下,手心一翻变出一颗苹果,递过去,“要吃吗?”

????那乞丐身躯猛的一颤,望向孟晓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你是谁?”

????孟晓脸色一正,“镜主座下暗势力首领,悬镜司年度最有潜力新人,孟晓!”

????那乞丐顿了顿,点头道:“久仰!”

????孟晓翻了个白眼,“古沉说长点的称号能够让人觉得有气势,不过看起来效果并不好。”

????那乞丐闻言反倒点了点头,“古沉的性格我早有耳闻,现在我相信你的身份了!”

????孟晓笑道:“那你能告诉我什么?还是先说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吧,单纯只是为了躲避追杀?”

????乞丐叹了口气,满脸苦涩,“我的手臂被砍了,你觉得这种伤还能继续没头没脑的逃亡吗?”

????“所以你就假装被山贼打劫然后偷偷藏起来养伤?”孟晓再次瞧了瞧,这牢房中就这老乞丐一个人,大概连山贼都不重视所以才没有派人看守。

????乞丐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孟晓答道:“藏在山贼窝里这招够聪明,只是那个山贼首领得到你的魂宝之后乱用就太容易暴露了!”

????乞丐一顿苦笑道:“我也没有办法,当时我重伤在身只能奉献自己的魂宝给山贼首领用,否则他们才不会养我这种闲人呢!好在那个首领不算太傻,知道自己的本事无法温养两件魂具所以才不杀我。”

????“你就不怕那个山贼首领傻乎乎的打劫到御林军的头上暴露你?”孟晓脸色怪异的问道。

????乞丐有些别扭的回道:“那个家伙应该不至于那么傻吧?”

????孟晓笑了笑,如果是他就绝对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傻逼身上,“好了,我对你怎么藏起来的不感兴趣,我最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跑!”

????乞丐闻言眼中充满愤恨的怒道:“为什么跑?哼,我林霜上对的起天地,下对得起父母君王,可你们这些奸人却诬陷我出卖国家机密!我堂堂七尺男儿如何能含冤受死?”

????孟晓看着随林霜暴怒而乱飞的长发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一字一句道:“御林军可以奉皇命抓人,但是处以一个人死刑则必须经过悬镜司的调查取证才行。你拒捕逃离总说不过去吧?”

????这个形如乞丐的人就是孟晓的秘密任务目标林霜,孟晓之所以找到这里就是看过他的资料,认出了那山贼头子腰上挂着的魂宝正是归林霜所有。

????林霜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道:“你竟然不知道?看来你的镜主也没把你当成太重要的帮手,还暗势力首领呢!哦,或者说你们的镜主也是个傀儡?”

????“什么意思?”

????“当初御林军统领任毅亲自带着悬镜司的卷宗来对我执行死刑,难道我不跑还等着被杀吗?”林霜说着脸带嘲讽,好似在笑孟晓明明是女表子却还想立牌坊。

????不过孟晓并没有在意这眼神,而是陷入了沉思,悬镜司的卷宗是对一件案子的最终定性,只有十大司主可以编写,也只有十大司主编写的卷宗才具有效力。而御林军统领手中的卷宗会是自己伪造的还是真有司主写了那种东西?

????“你怎么肯定那份卷宗不是伪造的?要知道当时除了一直不管事的大司主与任务在外的二三司主,所有司主可都在安王府,根本就没有时间写什么卷宗。”

????林霜再次笑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悬镜司的卷宗用的全是御用宣纸,并且所有笔墨均出自皇室特供,最重要的是,每一张卷宗生产出来的时候都是唯一的且有编号,一旦用了无论是损坏还是错写都不会再生产。而生产卷宗的人则会在空白之处盖上自己独有的魂宝印章!”

????孟晓沉默了,林霜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现在他无法肯定那份卷宗到底是不是伪造,但卷宗之上的印章确实是独一无二的,那是开国之初一位老学者死后留下来的魂宝印章。悬镜司一直将其保留在特定的人手中,外人根本就得不到。

????其实想要弄明白也很简单,只要通过冥蝶跟古沉取得联系就好,让他看看有没有卷宗少了,如果没少那说明这制造卷宗的人一定有问题,如果少了则说明有人偷走了空白卷宗,那御林军统领就会成为新的线索。就像一句老话说的,犯案者做的越多留下的线索就越多!

????孟晓想了想道:“无论你相不相信,我必须告诉你所有的司主都没有签署过什么卷宗,当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你已经畏罪潜逃了,而且事后有人假冒第四司主蓝正宰偷入悬镜司铁狱将那名重要杀手灭口了!”

????林霜一惊却转眼笑道:“你当我是傻子吗?这世间易容换型之术何其之多,悬镜司看似防守松懈,但其实每一名探子都精明的很!一名假冒的怎么可能穿过重重防守进入铁狱?就算那些守卫看不穿,但那些陷阱机关呢?难道那名冒牌货还能识破所有机关!”

????孟晓张了张嘴却是哑口无言,这的确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甚至一度他都觉得蓝正宰非常可疑,但是当初在茶楼的时候,蓝正宰就坐在牛虎的身边,两人一起有说有笑。如果说有谁对蓝正宰非常了解,那同样身为镜主的牛虎等人便是最佳人选,如果连他们都没有察觉蓝正宰有任何异样,那天一定是真的!但是这样确实有许多事情解释不通啊!

????孟晓对于林霜的质问无言以对,只能道:“我希望你明白,这件事情涉及了镜主与众位皇子,所以我必须带你回去,不过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在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之前,镜主会保证你的安全。”

????“你拿什么保证?”林霜脸上带着嘲讽。

????孟晓掏出电话虫,“你身为城防守将想必对古沉非常熟悉,你可以亲自跟古沉说,让他给你保证!要不要我将记载着镜主的频率通话本给你看看啊,话说这一期的应该有登。”

????林霜看了看他,接过电话虫,“不用了,我知道古沉的电话虫频率!”

????这次轮到孟晓诧异了,“你怎么知道?”

????林霜瞟了他一眼,“我不傻,虽然别人可以不信,但是镜主绝对值得信赖。”

????“为什么?”

????“因为只有他从小被陛下派人监视着,绝不可能培养什么暗势力,何况还是这般强大隐秘的势力!”

????孟晓囧,话说他刚刚还在吹嘘自己是什么暗势力首领来着,结果现在被人打脸了!

????一刻钟后,林霜缓缓站起一拳就将木质栏杆打碎,将电话虫交还给孟晓后道:“我们走吧,希望你真有古沉说的那么能耐!”

????“放心吧,只要你不作死就不会”

????“杀!”

????冰冷而蕴含了无尽血腥的大喝突然从外面传来打断了孟晓的回话,而林霜的表情也在刹那间巨变,脸色苍白道:“御林军统领任毅!”。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1_1868/197/